痛得飆淚

腳傷一直都沒有痊癒,眼看著離出國的時間逐漸逼近,近兩個星期,除了例行的復健療程,又回到中醫診所做針灸治療。

上星期和仁愛媽媽們碰面,她們還是一致覺得要到國術館去,回家後和 Jerry 提,他說反正現在死馬當活馬醫了,只要能趕快好起來,都試一試無妨罷。

上禮拜四到迪化街接 Jerry 下班,便一起驅車前往,那位國術館師傅是仁愛其中一位媽媽的"御用國術師",舉凡各種傷痛都找他。一到那裏報上名字後,當然也就多了三分情。

他看到腫如麵龜的腳踝,要我平躺、側臥,然後喬我的踝關節部位,我是痛得哇哇叫。本來是讓我這星期三以後再過去回診的,但是周末時,發現還是有些許腫脹,今天就決定還是提前回去。

一到了國術館,竟然巧遇另外我們仁愛七仙女媽媽中的一員,她們也是全家總動員,而我就在眾目睽睽下上了刑台,這一會是躺著先放鬆筋骨,然後要我趴著,可怕的慘叫聲就在這一瞬間緊接而來,伴隨著的是我腳踝的關節的喀啦喀啦聲,這聲音可不是一般我們關節轉動的聲音喔,是很大聲的骨頭聲響。我就像被捆綁著待宰的牛隻還是豬隻,慘叫連連,眼淚都流了出來。

嗚 … 真的很丟臉耶,在那麼多熟人面前發出如此的慘叫聲,實在有損我的形象(雖然我也沒啥形象可言啦),唉呦,真的希望趕快好起來。

…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