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Day of the Trip

終於到了出發的日子,一整天都在做最後的行前準備,深怕遺漏了甚麼。

晚上搭了車到了機場,辦理了 check-in 的手續,在機場吃了實在不怎好吃的晚餐, Jerry 吃了一口便說難吃,不過佑佑倒是津津有味的吃著他的牛肉麵。

在 food court 耗到了九點半,也該是話別的時刻終於來臨, Jerry 送我們到入關處,跟兩個小朋友交代要乖乖聽話,其實再過二十多天他就會跟我們會和見面,但是這還是頭一遭分隔這麼久,老實說,還真有些不習慣。

進了入關處,將隨身背包送過 X-Ray 做檢測,我們三人還是很依依不捨的朝外面直揮手,直到要走到另一端去做出境手續,這才真正感覺 we are on our own.

其實出關後到了裡面還有蠻多時間的,三個人就在裡面每一家店裡瞎逛,進進出出,指指點點的。給 Jerry 打了電話,想看看他是不是找的到 bus 的等候區,結果他竟然已經在 bus 上面,還真是幸運,他剛好趕上一班車子,這樣子回到家就不會太晚了。

上了飛機,本來妹妹還很興奮的看著飛機準備起飛,還很三八的跟我們炫耀說當她數到幾秒時飛機變起飛了。結果不消幾分鐘的時間,她就開始喊肚子不舒服,早在幾年前帶她到美國那次在飛機上吐過之後,跟 Jerry 研究的心得結論便是,雖是長程班機,但是她如果不想吃,就千萬別勉強她。所以她這次有這樣的反應,心裡比較有準備,也多虧了佑佑,他將嘔吐袋都準備在一旁以便不時之需,而我除了不斷詢問妹妹是否有不適症狀外,也趕緊拿些經油讓她塗抹,送來的兒童餐她望了兩眼也沒啥興趣的丟在一旁,等我的餐送上時,拿起小麵包問她,麵包妹當然是不會錯過的啦。不過也多虧了麵包,讓她精神較為振作。

這次真的是很神奇的,我們三個人在簡單的用餐過後,隨即入睡,而且還是真的真的"睡著"的喔,這一點真的讓我非常訝異,我自己當然是沒話說,從以前飛來飛去開始,從來就沒有過時差的問題,還有那種飛機還在跑道滑行時我就已經睡著的情形。而這一次,連兩個小朋友都是如此,真是令我讚嘆。我睡了一長覺醒來時看看剩餘飛行的時數只有三小時,好不容易捱了半小時後,降他們兩個叫起來用餐,他們起來時問我還要多久,我看了看:兩個半小時。他們兩個還直呼:好快喔!這樣會不會讓那種在機上沒法子入睡休息的人恨得牙癢癢。在這裡要順帶一提的是華航這次的餐點真的是有點"@#*#@"耶,在機上的兩餐水果竟然都是那種綜合水果罐頭,而且讓人無法相信的竟然是兩餐都是一模一樣的耶,這是否有辱台灣水果王國的封號。

下了飛機入境時倒是被上下打量了許久,移民官問的是先生在哪兒?來這兒是visit誰?嘿嘿嘿… 還真是有N年沒有如此被上下打量了,難不成他還以為我去偷帶別人的小孩咧!雖然心裡問號重重,但是還是給了他一個世紀大微笑,管他的,讓我順利通關便行了。

等行李出來是出發到目前為止等待時間最久的,我們站在行李轉盤旁將近四十分鐘才將三件行李拿到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較早 check-in 的關係。本來還以為會讓Pam等很久的,誰知道這兩個寶貝夫妻,竟然將我們抵達的時間給記錯,他們還以為我們是晚上八點半的飛機抵達,不過還好如此,要不然讓他們在外面等這麼久,我也會不好意思的。

小朋友就是有與生俱來的本事,見面不用三分鐘就可以玩在一塊兒,好像已經相似已久的感覺。在飛機上得到足夠的休息,所以精神根本好的不得了,和 Megan 及 Casey 玩的不亦樂乎,也將帶給她們姊妹倆的扯鈴拿出來大秀一番。

…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