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開車

在台北市開車,真的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從孩子開始上托兒所,幼稚園,才藝班開始,我也就開始了我的開車接送生涯。有人說,現在的孩子很幸福,都是家長或事家裡的幫傭接接送送;我自己倒是挺懷念小時候的放學路隊的那段快樂逍遙時光。放學後,你就會排著路隊跟著大夥兒(基本上都是鄰居)開時朝家的方向邁進。有時候路上還可以買個零食吃吃解解饞,或是開開路旁站崗便依警察的玩笑。反觀現在的小朋友,標準的飼料雞,一放學就是上車趕往下一個上課的地點。

這樣子算起來在市區裡也開了十多年的車子了,最近這些年,路上的車子似乎只有增卻無減的現象,而且仔細觀察,一人車的比例還真是高。大家都想弄輛車子來代步,但是卻沒有想到停車的問題。我現在除了接送小朋友會開車外,白天外出處理事情,也都以公車或是捷運代步,一方面免除了找尋停車位的困擾;再則也強迫自己走走路運動運動。

現在的駕駛都很隨性,自訂駕駛規則。例如就常常在仁愛路上看到車子做超級艱難的大迴轉,沒看錯,不只是左轉而已喔,而是迴轉。我這樣子說,並不是說我就是個百分之兩百的遵守規矩的模範生,我也會違規,也常常倂排停車,也超速。但是誇張的事情,我還是沒種耶…  有些時候,真的不懂開車的人在想些什麼,例如上個月中吧,在車水馬龍的忠孝東路商圈,在紅燈要轉綠燈的同時,我的車後竟然被一輛計程車突然撞了一記,下車察看時,運將先生就對我說,"ㄟ… 一兩千可以給妳啦,五千就別想了。"這還是我在啥都沒說的狀況下喔!我當然是不願意囉,就請了交通大隊來處理,警員在做筆錄的同時,也詢問對方是否有保險,他也一直強調"有",我們為了等保險公司的人來,就這樣站在路旁苦苦守候。保險公司的人員來了之後,跟我說如果他們處理,就是到他們的維修廠去,我也予以婉拒,因為車子還在保固期間內,我也不敢隨便到外面的車廠去。達不成共識,就只好等鑑定結果。

這是我第二次被人從後面撞上來了,上一回是個女駕駛,她撞了我的車後,跟做筆錄的警察一直解釋,"我明明看到前面就是綠燈,前面的車子應該就要走呀!"嗯… 那是傍晚五點半左右,下班時分,警察給她的回覆是要和前車保持安全車距。

在台灣處理交通事故覺得最為不變的就是很費時,有時候是要等交通大隊的人員來;有時候則是等保險公司人員來。在美國時,如果有類似的狀況,就是兩方下車互相取得保險公司的資料及聯絡方式,便可以揮手道別。兩方的保險公司便會代表雙方進行協調交涉,送車進廠維修時,維修廠也會和保險公司連絡詢問保險的 coverage。

… (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