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這幾天整個媒體版面都被Makiyo事件給佔滿了,不知道其他人的感受為何,倒是我,看到都快倒背如流了。整起事件,感謝老天爺讓受傷的司機先生逐漸好轉,也希望能讓真相儘快還原。

其中,尤其是昨晚讓我感觸頗多,昨天,是各大新聞強力放送的店家及另一名計程車司機行車紀錄器所拍下的影片,而這位運將先生的影片,竟然是躺在分局裡有數天之久。如果這段影片能在第一時間公開,這三位明星及日籍友人,是否就不會說那麼多的謊試圖來遮掩自己犯下的過錯,成為眾矢之的。

當然囉,昨晚我看到的新聞畫面,分局也派員出來說明解釋,是影片檔案規格無法讀取,blablabla… 但是到了深夜的談話性節目,有一位來賓,口沫橫飛的敘述這個影片,是如何的從一個分局轉送到另一分局,而這分局的員警也看了這片子,還到現場去實地勘查比對,讓我有一種這位來賓必定是那位員警的影子,要不然他形容的真的是只有『身歷其境』四個字。

自己是頗為感嘆我不是大明星啦,所以在2009年12月,掉了皮夾的那天,也才無人鳥我,傷心之餘回到家,寫下了【這叫save the trees嗎?】發發牢騷。

而就在去年十一月中,因為兒子留在學校較晚的緣故,已是下班時分才接他,記得很清楚,是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兒子坐在前座,一路上雨大車多,車子行進速度頗慢,我們兩人就在車內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就在快回家的十字路口,前方的一輛自小客車毫無預警的右轉,以至於在右側的一台摩托車赫然倒下,我趕緊把車子警示燈打亮,一面對兒子說,怎麼會突然右轉呢!因為我也是要右轉的車輛,所以得等對向來車稍做紓困後才有辦法繞過而行。

被撞倒下的摩托車騎士爬了起來,看起來應該不是很嚴重,他立即拿出手機朝我的車子走來,很客氣的年輕人,向我問了問在那台肇事車後方的我是否有看到他打算右轉或是打方向燈,我給了答案後,他問了我電話,說如果警方如果有需要能否跟我聯絡。

兩天後果然接到轄區交通隊來電,除了在電話中詢問,也因為肇事車輛的說詞和摩托車騎士及我的說法不一,還希望我能到轄區作筆錄。呵呵呵,因為是周日,所以是全員出動。在那裏做完筆錄,警員還讓我們看了肇事當晚路口監視器畫面。

我做了該做的部分,也沒再把事情放在心上,直到去年年底,接到這位摩托車騎士的電話,謝謝我的協助,讓整件事情得以順利解決,直說要請我吃飯,要不然各說各話的情況下,不知道會拖多久。因為當時人在國外,也不能多聊,跟他婉拒了好一,比較關心的是他是否有受傷,他是說還好,皮肉傷不打緊,也去醫院檢查過了。這也是他當下的反應快,處理的相當好,也給我的孩子上了一堂學校裡沒有教的事。

剛過完元宵,也讓我記起多年前還住在東區時的除夕夜,跟公婆吃完年夜飯,回到家裡看租來的電影,從客廳的陽台望出去,可以看到夜空中接二連三的炮竹、小型煙火。外子一邊看著影片,一邊對著外面的景象嘀咕,在市中心裡放鞭炮實在不恰當。兩個孩子也興奮的問著爸爸,甚麼時候要到河濱公園放鞭炮呢。一家四口才將注意力轉回至電視,不消一會兒光景,外子大喊,斜對面大樓失火了,要我趕緊報警通知消防隊,他則連忙下樓去通知該大樓管理員。

從家裡陽台望去,火勢蔓延的很快,濃煙直往外竄。外子抵達該棟大樓時,在馬路上發現開心放鞭炮的一家人,渾然不覺已經釀成大禍,直到得知消息時,心情也涼了大半。

而後,消防隊的鑑識組也到家裡來做筆錄,問我事情發生的前後經過,那家人出去吃年夜飯,家裡落地窗沒有緊閉,小火星掉到陽台使的屋內的窗簾著火,火勢蔓延而燒光了整個屋子。原以為鑑識組來問完就結束,忘記隔了多久後,竟然收到法院的傳票,得要出庭去作證。自從那次親眼目睹失火的經過,我們就再也沒有到河濱公園進行我們年度的炮竹時光了。

電視上依然是名嘴、藝人、政治人物隔空對嗆,只希望一切都能儘快撥雲見日,水落石出,還給社會一個平靜的空間。

… (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