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人當不當

上星期校外教學的前一天去那令我痛得飆淚的國術館喬我那麵龜腳,接下來的兩三天感覺到還不錯,但是好景不常,我的傷勢是愈來愈嚴重了。

上個周末,去看了延吉街巷子裡的一位骨科名醫,看診完回到家都接近午夜時分了;第二天再回迪化街拜拜前,又跑到文昌宮附近的一家國術館去,那位老先生除了幫我推了推,貼了膏藥後,還要我去醫院掛新陳代謝科,他是覺得我一定是身體哪個部位出了問題。

所以這幾天,都是忙著看醫生、做復健、貼膏藥,樣樣皆來。Jerry 還跟我說,現在放暑假,小朋友不用補習的日子就在家裡當廢人就好了,而且還可以當個聲控的廢人,差遣那兩個蘿蔔頭來做事情。

其實,剛聽到這兩個字時實在覺得真是的,把我說的如此沒路用,小小抱怨了一番,J 老大才說,他到很希望不用上班,留在家裡當廢人呢。

其實他比較擔心的是這星期就要出國了,要是到了美國腫都還不消退,或是更加嚴重,哪真的叫天天不應,教地地不靈呢。

… (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