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被騙了嗎?

今天傍晚搭計程車去 mom 家的路上,計程車司機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我閒談著,他說他是從新竹尖石鄉來台北的車,車子行經復興南北路時,他還沿路提到一二十年前的台北,那時候的復興南路上還有地下道,對這我就沒有啥印象,記憶中那時後到東區好像都是走復旦橋,不過現在橋也已經拆遷好一段時日了。

就在車子行經差不多至南京東路口時,司機很客氣的詢問我:能否在不會影響安全的情況下,將車速加快一些些?

Well,能快點兒抵達目的地當然事件好事,我當然是點頭應允。這時司機才說因為他還要趕回去我上車的地方,因為孩子目前還在醫院裡。我一聽當然是很訝異,便詢問他事情的原委,這是他對我的敘述:

我兒子目前就讀新竹交通大學二年級,會利用晚上的時間到教會去輔導一些國中生的課業,昨天晚上也不例外,在十點鐘完成了輔導課程後,便告別牧師騎車返家,教會距離家裏大約是十分鐘的車程。但是在塌實一點多開完計程車回到家中,卻沒有看到每天準時回家的兒子在家中,便致電牧師詢問,牧師很驚訝,因為孩子依照慣例離開,他心中就驚覺不妙,便聯合附近居民約二十餘人開始沿線找尋。二十多分鐘後在路旁發現了摩托車,但是不見人影,眾人研商的結果應該是跌落山溝,因為如果出事送醫,應該會接到警方或是醫院的來電。大夥兒便抓著樹根沿著山溝壁往下搜尋,在下面發現了已經失溫的大學生。利用簡易擔架將他吊了上來送網署利醫院,本還還蠻慶幸沒有什麼外傷,結果衣服一剪開,竟然就在下腹部發現了一個很大血球,經過一連串檢查後,醫生告知家屬大學生的脾臟破裂,肋骨也斷了三根,骨頭還將肝臟給刺穿,所以導致體溫一直下降,也因為如此,醫生也不敢貿然的施行手術。在早上八點多,醫生建議他們轉到台北的醫院,他們移至台北後到了下午三點多時,院方通知家屬,肝臟方面的問題可以以藥物方面控制,不過要家屬要另一醫療單位申請,(因為醫藥分業之故),這位父親當然連忙跑去辦必要的手續,在完成所有該要的申請手續後,到了繳費櫃台,這位父親缺了 2740 原來付該筆帳單。他跟出納人員商量能否隨後補齊,可以將榮民證計程車的相關證件押在那兒,可是得到的是無情的拒絕。回到醫院後,他太太告訴他不能生氣,他也不停的對自己說別動怒,趕緊出來跑車賺錢湊足那兩千多元。
聽到這裡心理很是難過,心理掙扎了好一下,終究還是開口對他說我願意借你那筆錢,待會兒就趕緊回到醫院去救兒子吧!佑佑用他的小手捏捏我,小小聲的對我說他會不會是騙人的,其實本來在這話題開始前,佑佑是在打瞌睡的,但是一聽到出車禍的字眼時,他就突然很任真的睜開眼睛聽著司機訴說。
其實我也不是沒有這樣想過,但是,換個角度想,今天如果是我,我是不是會心急如焚,盼望誰能夠伸出援手幫幫我。也讓我不得不想到昨天出車禍的年輕人,為人父母的,能為孩子們做的不就是盡自己全部的心力來換去他們的健康和平安嗎?下車前將錢交給了他,也留下了彼此的聯絡電話,一直到步出車外,佑佑還滿臉疑惑的問我,他說的應該是真的吧?我想應該是吧,我真的不願意往壞處想,希望一切平安順利!

…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